主題:臺灣首篇巴金森DBS個案神經生理分析研究,獲優秀論文獎第一名
  花蓮慈濟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哈鐵木爾去年與巴金森治療團隊合作,針對深腦部刺激術(Deep Brain Stimulation,簡稱DBS)晶片植入治療個案進行神經生理分析研究,儘管這項治療持續的效果無法讓病人完全恢復健康,卻是最有效改善病人生活品質的療法。這項研究結果獲得臺灣外科醫學聯合總會評選為一百年度優秀論文獎第一名。

  花蓮慈濟醫院成立巴金森治療與研究團隊至今已超過十年,住院治療個案約900例,深部腦刺激術個案已近150例,約佔全臺灣個案的30%以上。明天,四月十一日,適逢世界巴金森日,今天上午由高瑞和院長帶領巴金森治療與研究團隊舉辦成果發表會,並邀病友吳舜田現身分享。

  專攻神經科學生理研究的哈鐵木爾醫師表示,神經功能科陳新源主任領導的巴金森治療團隊在深腦部刺激術的治療技術已聞名國際,但所引用的醫療資訊都是西方的研究資料,因此在去年間邀請慈濟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溫淑惠老師院校合作,這項研究是首度以東方人為主的巴金森病患執行深部腦刺激術個案進行分析,同時也與西方的研究數據進一步比較。

  在這項研究中,哈鐵木爾醫師表示,臺灣的巴金森病人的平均年齡比國外高,國外的病例約在60歲以前就介入治療,換句話說,臺灣的病人往往超過60歲才介入治療,比國外個案約慢3至5年。

  就病情的嚴重度來說,哈鐵木爾醫師說,以國際上評量巴金森病情的分數來看,國外的數據約在53至55分之間介入治療;在臺灣,個案的病情嚴重度會比國外個案嚴重10分左右,相對於歐美的數據,病程已至比較嚴重的時候才介入治療。

  哈鐵木爾醫師表示,除了介入治療的年齡與病情嚴重度分析之外,這二個分析就是病人在沒有吃藥的情況下,以DBS治療得到的助益是症狀有40%左右的進步,那國外的數據有超過50%的進步,約52至53%。這結果的主要因素就是與臺灣個案介入治療年齡與病情嚴重度相關。

  另一個研究分析重點就是關於深腦部刺激術治療的結果,哈鐵木爾醫師說,經演算,深腦部刺激術跟服藥治療一樣有極限,約到八十五歲還是會達到一個無法進展的情況。但儘管深腦部刺激術雖無法使病人完全恢復健康,但是病人在這段時間會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同時病程的惡化可以緩和一點,這是可以完全獲正面肯定的。

深部腦刺激術和服藥差別在哪裡?哈鐵木爾醫師說,最重要是病人沒辦法每二小時吃藥,沒辦法每兩個小時就吃一次藥,目前的科技,藥物吃進體內後也沒辦法維持這麼久,所以假設病患一天吃三到四次藥的時候,就會有藥物濃度高、藥物濃度低的問題,這叫做「開關效應」;當病人處於藥物濃度低的時候就會感到不舒服,濃度高的時候就會覺得很不錯,對造成病人很大的困擾。所以在中重度嚴重的病人植入深腦部刺激術晶片治療後,就沒有了開關效應,也能24小時持續給予病人能量,就沒有藥物濃度高低的問題了,所以病人可以在吃藥方面得到大大的減量。

 事實上,在這次的研究中,也有病人在接受深部腦刺激術後,症狀改善是有超過50%的進步,哈鐵木爾醫師說,於是進一步從神經生理功能觀察這些個案,發現他們的腦部對心肺調控功能是有進步的,連帶有助於全身神經生理功能。


巴金森團隊建議:深部腦及早介入治療效果越好
  陳新源主任表示,巴金森病是僅次於失智症第二個常見的神經退化疾病。在西元1817年,由英國的詹姆士‧巴金森醫師 (James Parkinson)提出,病人有顫抖、僵硬、運動遲緩、步履不穩等四大症狀;其它與運動功能障礙相關的次要症狀還有寫字很小、表情很少、不常眨眼、吞嚥困難、說話小聲、小碎、愈走愈快、走路時手臂不會擺動等。

  巴金森病因中腦的黑質神經細胞退化,多巴胺量減少,臨床表現包括顫抖(tremor)、僵硬(rigidity)及動作遲緩(bradykinesia)。自1960年,左多巴胺、多巴胺促酵劑等對於動作障礙有顯著的改善。然而伴隨著疾病的進展,藥物仍會產生藥效時間縮短以及無法控制的異動症等副作用。

  在外科手術治療上,1990年,深腦部刺激術的發明逐漸取代了燒灼術,在廿一世紀成為手術治療之主流。陳新源指出,DBS手術不同於燒灼手術,DBS不會破壞腦部組織,它是一種可逆式的反應,藉著產生電流來控制調節腦內不正常的活動訊息,而達到運動症狀的控制。所以,DBS已成為治療巴金森病最有效改善症狀的治療方式。

 陳新源主任說,在臨床上,病人接受深腦部刺激術後的第一、二年,可以看到病人在沒有吃藥的狀況,病程是減緩,這減緩的情況約可持續到第五到七年,所以有很多國外的文獻建議,當病人的生活品質受到影響的時候,能盡早介入深腦部刺激術治療越好;拖得越久對病人的生活品質越不好,開刀的結果也會比較不好。

  雖然深部腦刺激術跟藥物一樣有它的極限,但是只要能夠照護到病人的生活品質,陳新源主任建議,能夠及早介入深腦部刺激術治療最好,雖然在臺灣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目前還是自費醫療,病人經濟是一個很大的考量,不過深部腦刺激術對於照顧巴金森病人,如果可以合併很好的藥物治療、照顧者及復健,病人在生活上還是可以得到很好的品質,

病友分享十四年病苦 感恩醫師視病如親
  罹患巴金森病十四年的病友吳舜田,今年六十歲,是知名的寶石鑑定專家,也是台灣珠寶鑑定界的先進。家住高雄市的吳舜田除了開辦國際寶石鑑定研習中心擔任講師外,平日喜愛爬山、健行、游泳等運動,沒想到巴金森病發作,從左腳疼痛開始,之後坐立難安,看遍各大醫院仍找不出病因,直到二年後有位神經科醫師推定他可能罹患巴金森病,對症下藥才暫時改善他身體的疼痛。

  吳舜田說,當時台灣尚無儀器可以檢查巴金森症,那位醫師開了治療巴金森的藥給他服用,並告訴他如果有效就是巴金森症,就這樣,他被確診是巴金森症病人。罹病期間,他也因四處求醫,再加上行動不便、無法聚精會神專心工作,寶石鑑定中心也只好歇業。

  沒有工作收入,三個女兒又在學習階段,吳舜田說,而且病發初期吃藥雖然有改善症狀,但是隨著巴金森症狀日益嚴重,服藥量也越來越多,他的內心很痛苦,很感恩妻子一路陪伴、鼓舞,沒有放棄他,當時只要聽到哪裡有偏方,例如針灸、拔罐、推拿整脊、草藥、營養品等,妻子便帶著他去嘗試。他伸出雙手,虎口旁還因過去多年針灸留下的淤青。

  吳舜田說,有時症狀發作時,他的身體、四肢僵硬,連動都不能動,幸好2003年,在媒體知道花蓮慈院有植入晶片的療法,但因對手術仍心存質疑,再加上路途遙遠,直到隔年,在朋友積極督促下,還為他掛號,才踏上花蓮慈院求診之路,並在同年十二月完成手術,經陳新源主任悉心照護、鼓舞,寶石鑑定工作也在手術後第五個月恢復營運。

  吳舜田的太太潘麗郁說,最後連藥都無法控制巴金森病情,對先生來說是生不如死,幸好到花蓮慈院做深入腦刺激術治療,讓她的先生不僅恢復生活的目的及生命的意義,寶石鑑定工作也在手術後第五個月恢復營運,照顧者的壓力也獲得舒緩。如今吳舜田已將事業逐漸轉給女兒及女婿經營,自己晉身做顧問,最近剛好回診換電池,剛好有機會分享他們的經驗。
時間: 2012.09.24
院區: 花蓮院區
發佈者單位及姓名: 花蓮慈院公共傳播室
 
隱私權保護政策           慈濟醫學中心版權所有 轉載圖文請先徵得同意
Copyright◎2005 Tzu Chi Medical 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